主页 > 茶叶专家 >

常浩

2014-12-26 10:48 作者:中国茶叶品牌网 来源:互联网

作为华存数据北方区域副总经理,常浩身在 IT 界十余年。他与茶的渊源从铁观音开始,接触、了解到痴迷于茶。正所谓各花入各眼,喝茶的人总有偏爱。可常浩是另类。 IT 的眼光看茶

作为华存数据北方区域副总经理,常浩身在IT界十余年。他与茶的渊源从铁观音开始,接触、了解到痴迷于茶。正所谓各花入各眼,喝茶的人总有偏爱。可常浩是另类。IT的眼光看茶这个快时代的慢消品,标准化和市场化可谓产业发展的关键。

 

 

严格标准化:

 

 

拼配茶有大市场

 

 

茶,有多少文化?传统的茶过于轻易上升到精神境界,赖以存在的口感、喉韵、工艺都过于抽象,抽象得难以掌控。这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,犹如雾里看花。而IT产业的特点是严格的标准化。标准则意味着“好卖”也“好买”。

 

 

听常浩谈茶,从一串串数字开始,75427572。这是喝茶人常挂在嘴边的。7572是大益普洱茶七子饼熟茶,是勐海茶厂的大宗熟饼茶,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生产至今,被市场誉为“评判普洱熟茶品质的标准产品”。同样作为标准化样板的就是7542,勐海茶厂出产量最大的青饼,以肥壮茶菁为里,幼嫩芽叶洒面,则是业内公认的评判普洱生茶质的标准产品。

 

 

“大益的标准化值得推广,作为初学者,从大益入手比较容易。”常浩说。“标准的大益茶好掌控,有标准才会比较放心。”有了标准化的茶“打底儿”,然后介入个性化的古树茶、山头茶。“古树茶的个性化更为突出,每个茶区、每个山头,甚至每一棵古树,都有不同的味道。品易武、布朗、老曼娥、班章各有特色。这不是初品茶的人能掌握的,也不好走大消费的路线。”

 

 

2011年开始,每年春天的名山纯料茶价就让茶商干瞪眼,收与不收都是个问题。收,茶价飙升,风险高企,一旦市场变向则血本无归;不收,这些年的时间、金钱与精力都投在古纯上,不收就没得生意做。“大家都说古树茶利润高,如果把市场风险加进去,利润还高不高?”

 

 

“古”和“纯”都是传说,“大益就是做拼配的,好就好在适合消费者的口味,而不执着于炒作概念”。在常浩看来,这是茶企需要放下“身段”的地方。再好的茶叶都有它的缺点,而科学地拼配才能使其扬长避短、显优隐次。拼配茶比纯料茶的口感更丰富、更适口、更易被消费者接受,这是一个从单一到丰富的过程。

 

 

“若纯粹是自己喝,只要选个可靠的大厂,关注商家的终端服务就好。”至于个别品类的茶炒得有多高,涨得有多猛,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,另外,“不妨说句老实话,今年普洱价格实在乱,都追逐的班章的价格更是云里雾里,当价格不可控,也就谈不上纯与不纯了,受追捧的老号若收不足班章原料,估计也会大量做拼配班章茶了。”

 

 

迅速市场化:

 

 

新营销找新商机

 

 

数码产品快节奏的更新换代,迫使商家不断拓展新的销售渠道,迫使厂商不断研发新品细分市场。从常浩的视角来看,“快时代”下,渠道与受众,决定一款产品生死的两大支撑。而在这两方面茶都“瘸腿儿”。同时,没有不断创新的营销方式的辅助,茶实难做到像数码产品一样老少皆宜。

 

 

“先行一步的立顿已然走俏商超,五星级酒店为什么不能把我们自己生产的大益、七彩云南等代泡茶放进房间呢?”常浩说,“这部分市场还没有拓展开,其实很多五星级酒店已经在计划这件事,通过发放调查问卷,来了解入住客人对茶的消费偏好。”

 

 

遗憾的是茶企们并没有关注到这个潜在的市场,“还在用传统的铺店面等高成本的方式,用蜗牛一样的速度扩展市场”。常浩说。这很反讽,却是现实,一方面种植面积和茶叶产量增长迅速,另一方面是茶叶消费市场快速发展,而中间的流通不畅、效率低下。时至今日,虽然很多人发现了这个问题,并抓住这个商机以创新的思维投入流通环节,但现状却并没有得到改变。

 

 

没能实现标准化和品牌化只是问题之一,由此衍生出的就是流通渠道成本居高不下。对比观照电子产品,每一个新产品的开发都是从消费需求和渠道流通的角度入手。而茶叶产品却全非如此。

 

 

中国茶,从来都是“竖”着做,在杭州就做西湖龙井,在云南就做普洱茶,在安溪就做铁观音,每个品种、每个品牌,从百十元到上万元一斤的茶都有得卖,消费者不能区分这些品牌代表的到底是高端还是低端。每个行业都有一个“结”,使它选择这样一种形态而非另一种形态,很多人嘲笑中国茶叶放弃N多现代时髦的渠道不用,长期依赖专业的批发市场,其实这是对行业的误解。因为天生“慢消”的中国茶企与讲究快捷方便的“立顿模式”根本格格不入。

 

 

“若仅就销售终端与IT产品对比,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,中国茶叶的终端市场非常破碎,被区域消费习惯分割成很多小块,通过某一个企业来构建遍布全国的终端营销网,这不是一般企业能完成的,只有极少数企业才具备一点雏形。”常浩说。

 

 

“做IT的人节奏非常快,一个全新的产品,短短18个月,从出生到没落,便走完了自己的生命周期。压力需要释放,烦躁需要舒缓,机缘巧合接触茶,却让心找到了少有的踏实和安全感。”

 

 

采访手记

 

 

约访常浩是在蓝色港湾附近的紫玉公馆。这次,常浩带来了自己藏的一款茶,那是无意间放了15年的岩茶大红袍,却泡出了老普洱的味道,茶友们由此又能“侃”出不少有意思的话题。

 

 

席间,有人道,一个喜欢喝茶的城市,幸福指数通常都高一点。原因不难理解。首先,如果一个城市的居民认为喝茶是人生一件重要的大事的话,说明这个城市的生活节奏就不会太快,心态自然就能闲散一点。其次,能培养出喝茶传统的城市,自然会有好山好水,才能产出好茶。所以印象中喜欢喝茶的地界,比如杭州,比如成都,比如厦门,都是些很让人幸福的地方。

 

 

北京这几年俨然也有些喝茶成风的意思。古都被茶文化征服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了。于是改变了喝大碗茶的习俗,开始接受小杯小盏的功夫茶道,加上福建商人和云南商人云集马连道,终于把市场捂热乎了。可在北京喝茶,却似乎是一件不太容易给人带来幸福感的事儿。

 

 

北京饭店里的茶。大概从进入21世纪开始吧,北京的饭馆,除了极个别的家常菜,就再也没有免费茶这一说法了。就连这,电视上还经常通过新闻调查节目来教育大家,免费茶喝不得,因为用的茶叶极差不说,还很不卫生。经过电视镜头拍摄的场景,让观众不寒而栗,从此决定为了自身安全考虑,还是不省这几块钱的好。

 

 

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不能省的钱,慢慢地从几块变成十几块,然后又变成了几十块。“前两天在一家中档的海鲜酒楼吃饭,最便宜的菊花茶,要价168,让人很有把它换成一道菜的冲动。”常浩说,茶叶价格在以超过通胀的速度上涨,可质量是否能对应?“除了无原则相信店家诚信之外,没有任何办法监督。”除了无奈还是无奈。

 

 

真没办法了吗?

 

 

至少常浩采取了三种方法,第一,自带茶叶,有时被拒绝,有时被收钱;第二,不喝茶,直接上普通燕京,不过自从自己开车之后,这条方法只能传授他人了;第三是喝白开水,这条很安全,只不过上白开水的速度远低于上茶上酒的速度,常常会被服务员假装忘记。“学学老外,收点小费算了,简单明了,再无需花费如此多的心机斗智斗勇。”

 

 

约上几个朋友,到家熟识的茶行里喝茶,是现在常浩多会选择的喝茶方式。与茶友聊天,话到投机处,说不定,还有茶友愿意拿出自己珍藏的“家底茶”给你品一品呢。

中国茶叶品牌网
www.chappw.com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史贤龙 下一篇:叶茂中

收藏 推荐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相关文章
供求信息

最新图片文章

产品推荐

行业动态

最新加盟